第517章 崩逝(1 / 2)

到得西暖阁,永璋也不行礼,直白质问,“言芝呢?她为何突然出宫?是不是您把她赶走的?”

已然料到这一幕的苏玉珊佯装镇定,“我问过言芝,她说不喜欢你,不愿跟你在一起,出宫也是她自个儿提出来的。”

说出谎话的那一刻,苏玉珊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个毁人姻缘的坏母亲,然而言芝是她的外甥女,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言芝往火坑里跳啊!

为保护言芝,她只能跟儿子撒谎,永璋却是不信,“不可能!言芝她心里是有我的,定是您赶她出宫的!您怎可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拆散我们?”

苏玉珊怎么也没想到,有朝一日,她居然会使出这样的手段来,亲耳听到儿子说她卑劣的那一刻,苏玉珊震惊又委屈,忍着悲愤据理力争,

“你口口声声说喜欢她,让她做你的妾室,你可有想过,一个女人一旦做了妾,便会处处低人一等,你这种喜欢是极为自私的表现,你只顾你自己,根本没有考虑言芝的处境!”

永璋忍不住反驳道:“额娘您也是妾室,可皇阿玛不是对您很好吗?”

平心而论,弘历的确待她很用心,然而这样的日子是她付出了多少代价才换来的,

“你只看到他对我的好,却没看到我因为这个身份受过多少委屈!”

母亲之言,永璋无法理解,只觉母亲是在找借口,“那还不是因为皇祖母总是找您的麻烦,给你们添堵,如今我与言芝情投意合,难不成您也要像皇祖母那般,刻意为难我们吗?”

苏玉珊自认是为这两个孩子的将来着想,可儿子居然说她像太后?苏玉珊实在无法理解,但那一刻,苏玉珊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----

也许太后也认为她是为了弘历,为了大局,在太后眼中,她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,为什么弘历却不理解她呢?

而如今,苏玉珊居然有了同样的困惑,难道她也要变成一个恶婆婆,也要被儿子记恨吗?

她剖心挖肺的为孩子们考量,可在孩子们看来,她竟是胡搅蛮缠,不通情理!

这样的认知令玉珊惶恐愤怒,更多的则是可悲!

那种不被人理解的感觉真的很痛苦,她也不希望她和儿子的关系变成太后和弘历那般,失望的玉珊深呼一口气,闭了闭眼,

“罢了!你们想怎样便怎样吧!该说的,本宫都说过了,既然你们不当回事,那就随你们的意,我也希望你们的日子能顺遂,将来万一有什么意外,你们不要怨怪我这个当娘的!”

苏玉珊心力交瘁,不愿再管这件事,将此事交给弘历来办。

儿子一心要跟言芝在一起,弘历不可能让她做嫡福晋,但念在她是玉珊外甥女的份儿上,开恩许了她侧福晋的位置。

言芝心里是有永璋的,永璋亲自出宫去找她,向她表明心意,她终是不忍拒绝,点头答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