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24.被羞辱的滋味儿,好受么?(1 / 2)

“叮——”

一声金属碰撞带来的脆响在一片风声呜咽之中显得格外清晰。

温苒苒口吐鲜血,强行出手,用银麟剑挡住了暗处飞来的短剑。

“娘娘!”前排驾车的谢修远听到动静,惊呼回头,却被温苒苒一声冷喝制止了。

“专心驾车!”

谢修远咬牙,马鞭恶狠狠扑在了马臀上,马儿感受到了疼痛,不由得又是一阵长声嘶鸣,撒开蹄子跑得更快了。

宫门似乎已经近在咫尺,温苒苒深吸了一口气,握紧了手中的银麟剑,感受着自己身后阴森的气息。

“呵……温苒苒!到底还是逮到你了,不是么?”

娇媚的女声响起,在温苒苒耳边,带着些许妩媚和阴冷。

顾珊珊一柄冰雪之剑,此刻已经牢牢架在了温苒苒的脖子上,那原本修长白嫩的脖颈,此刻已经不其然溢出了一道血丝。

温苒苒笑着,将自己手上的血胡乱擦在了袖子上,偏头看着顾珊珊娇美的容颜。

既然不是顾一朝出手胁迫自己,那么顾一朝现如今只有两个可能。

一,在暗处埋伏着,等待着挟持自己,顺便挟持夏离霜,挟天子以令诸侯,如此一来,他们合作的燕国便会长驱直入,直直南下。

二,则是这两人本身就不稳定的婚姻,这会儿已经闹掰了,顾一朝很有可能是对于顾千刀又爱又恨,刚才为了让自己引开顾千刀,好对凤七下手。

“怎么……这些天在都城如同老鼠一般的生活,可还快活?”

温苒苒偏着头,挑眉看着对方,低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