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24.被羞辱的滋味儿,好受么?(2 / 2)

外间,谢修远已经被一脚踹下了马车,驾车的,变成了顾斯有。

顾斯嘉守在车门外,三人联手,彻底封死了温苒苒的退路。

还真是有点难办……温苒苒叹了一口气,看着这三人。

“还真是兴师动众啊……当初你们下界,我就知道不会有好事发生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们一开始下界的目的,便是夏离霜,什么夏离霜将你们请来都城,什么所谓的上宾之客,都只在你们的计划之中,对么?”

顾珊珊现如今脸上全都是扭曲的快意,看着温苒苒,不由得畅快道,“温苒苒……你当初在沂州那边羞辱我,三番两次破坏我们的好事的时候,可想过有今天?!”

温苒苒撇了撇嘴,简直不想再跟这个病娇心理扭曲的女人说一句话。

这世界上有一种所谓天才,从小接受着最好的教育,年少时期便万人瞩目,能居高临下地看着所有人。

但是……常年身居巅峰,却让他们唯独忘了反省自己。

一旦有更强的人出现,一旦自己所谓的天才光环被打破,他们便会陷入一种奇怪的愤怒当中。

这种愤怒,使得他们的心理扭曲,不平衡感出现,常年的养尊处优让他们不思进取,但是这种被压在头顶的难受的感觉,却又让他们生不如死。

于是,总要弄死对方,继续保住自己这个所谓的天才光环,才会更为安心一些。

温苒苒眼神淡漠,看着一旁也是警惕地持着剑的顾斯嘉,眼神突然间闪过一丝慌乱和愤怒。

“你们的计划,是用我骗夏离霜出来,将我跟夏离霜都挟持了么?”

顾珊珊狞笑着,“不错!你们这对狗男女……不仅灭了姜家,破坏了我们一直以来合作的关系……现如今你们还有什么资格活着?!”

“温苒苒,被羞辱的滋味儿,好受么?”顾珊珊看着她,不由分说,直接撕下了温苒苒肩头的大氅。

“话说……当时你在沂州的那所谓的脱衣剑术这么爽,可曾想过,有一天会用到自己身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