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1章 青君大人(1 / 2)

富贵养花人 冬雪晚晴 2725 字 2个月前

银角心中斟酌着,如果由金锦褶出题考验功法,他不一定能够通过,但是,如果是傅文熙,自然是一切另当别论。

所以,银角忙着从地上站起来,  退开几步,说道:“傅公子,我知道,我今天得罪了你,你想要刁难刁难,成,我们比斗一番,  我要赢了你,  是否就算通过你的考核?”

傅文熙挥挥手,  说道:“不不不,银角大人,你误会了,我只是考验你的精神力潜质,不用动手。”

“众所周知,金老先生是精神念师,主修灵识,你机缘巧合,开了识海,这也是你的天赋之一,对吧?”

“你要拜师,自然也是想要拿到修炼精神力的功法秘术。”

银角大声说道:“对,很多世家都曾经招揽过我,但是,我需要精神力修炼功法。”

“所以,我的考核就是考验精神力的潜质。”傅文熙说着,当即取出一幅素娟,递给金尊道,  “挂在对面屏风上。”

“是!”金尊对着这个素娟很是熟悉,非天镇文,当初在扶桑岛,很多自负是天才的人,都被这玩意弄得灰头土脸。

“银角大人,这是上古秘术,你只需要记住五个字,就算通过考核,限时十分钟。”傅文熙笑道,“简单明了,没有那么多的门门道道,繁琐规矩,你看如何?”

银角扫了一眼那幅白娟,点头说道:“如此简单?”

傅文熙笑道:“就是如此简单。”

银角忍不住看向金锦褶,这个考核,只是傅文熙一厢情愿,金锦褶一直都没有说话。

“你通过考核,  金老先生自然会收你做入室弟子。”傅文熙笑道。

金锦褶已经从储物镯子里面,  拿出来一瓶红酒,打开,  给傅文熙倒了一杯,闻言,点头道:“你若是能够记住五个字,我一准收入为徒。”

“金尊,开始计时!”傅文熙吩咐道。

“是!”金尊忙着答应着。

银角大步向着屏风的一边走了过去,十分钟时间转眼就过去了,银角的脸色不太好看,甚至,他一张脸憋得通红,他感觉,傅文熙就是在戏弄他。

对,没错,他就是戏弄他,不知道使了什么下作手段,导致他明明能够看到这些字,却是一个字都记不住。

所以,他转身就大步向着傅文熙这边走了过来。

“银角大人,你记住几个字?”傅文熙一脸期待的问道。

“全部!”银角挥挥手,直接说道。

傅文熙呆了一下子,下一秒,他笑逐颜开,走到银角面前,说道:“银角大人,你果然是天赋异禀,来来来,请坐,你能不能跟我说说,你是怎么记住那些字的?”

银角冷笑道:“高深术法,我为什么要和你说?”

“别这样!”傅文熙忙着笑道,“白天的事情是我不对,我道歉,我不该笑话你的角……”

“来——”说着,他从储物镯子里面,取出纸笔,递给银角道,“你试着拆分写一个下?”

银角把他递给过来的笔狠狠的拍在桌子上,骂道:“傅文熙,你算什么东西,一介私生子,就应该恪守私生子的本分,你顶着金老先生的名号在外招摇撞骗也就算了,你还敢来考究我?”

金锦褶勃然大怒,扬手一巴掌对着银角脸上狠狠的抽了过去,银角想要躲开,却是被他用气机锁住,动弹不得。

金锦褶左右开弓,狠狠是扇了他十多个耳光,骂道:“什么玩意儿?”

“爸……”傅文熙小声的叫道,“你别这样?”

“文熙,他骗你的,他一个字都没有记住。”金锦褶在天匮学院多年,和无数人接触过,进入天匮学院的学子们,私下里乱七八糟的事情多了,抄作业这种事情,古往今来络绎不绝,不会做作业说谎的人,更是数不胜数。

“骗我的?”一瞬间,傅文熙就扫了兴致,那支漂亮的钢笔被银角用力的拍了一下子,已经碎裂。

他看了看,轻轻的叹气。

“文熙,我给你买,我等下就去给你挑着好的笔买几支?”金锦褶忙着安慰道。

傅文熙把纸笔收起来,对银角说道,“你既然不会,直接说就是,很多人都不会,为何又要骗我?”

“我要挑战你!”银角咬牙怒道。

傅文熙呆了一下子,挑战他?犯得着吗?

但是,连着傅文熙都没想到,银角转身对金锦褶行礼道:“金老先生,我说的话虽然不好听,你也打了我,如今,我挑战他……若是我赢了,你收我为徒?”

金锦褶摇头,说道:“你不能够挑战他,你若是执意要挑战他,他也不会应战,而将由我出面杀你,刚才他已经说过——今日我和他久别重逢,不可见血腥,你还是走吧!”

说着,他对蒋烨使了一个眼色。

银角狠狠的瞪了傅文熙一眼,跟着蒋烨,向着门口走去。

里面,传来傅文熙的声音:“金锦褶,这玩意当真没法子破译出来吗?”

金锦褶笑道:“我反正不成,你自己想想法子?”

傅文熙走到屏风前面,看着悬挂在屏风上的素娟,问道:“金老头,据我所知,端木青君这些年都在晓墟山庄?等下写个拜帖送过去,就说,傅文熙持六号失落地秘术求见。”

对于傅文熙这句话,金锦褶想了想,又想了想,他去送个拜帖不要紧,但是,以傅文熙的身份送,就有些麻烦了。

如果端木青君正在闭关,不见他,可如何是好?

到时候传扬出去,金匮主君被端木青君拒之门外?以后金匮的人还有什么脸面在外行走啊?

所以,他几乎是硬着头皮问道:“他若是不见你呢?”

“嗯……”傅文熙看着手中的红酒,低声说道,“若是他不见我,天启总部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”

“你可以在帖子上写明白,当然……你要是怕连累金匮,可以用我个人名义。”傅文熙淡然说道,“我想要在我死之前,破译出非天镇文,我听闻他天赋异禀,修为又高,或者——可以试试?”

青木都要哭了,忙着说道:“傅公子,这和天启总部没有一点关系啊?”

“青木,我也是有脾气的人……骗我、利用我,都不要紧,但是这十年,我生不如死,我现在还只是想要一剑毁了天启总部,没想要杀人,你应该知足了。”

蒋烨和银角走到外面,并没有离开,里面,傅文熙等人说话,也没用采用隔音。

“他不是金老先生的私生子?”银角愣然问道。

作为一个依附金锦褶的私生子,想来不敢直呼他的名字吧?

一般天匮学员的学子们,也没人敢对金锦褶来一句金老头,这还不算,他还要见端木青君,如果端木青君不见他,他就准备找天启的麻烦了?

一剑毁掉天启大楼这种事情,银角认为,他就是吹牛。

这个时候,外面出来脚步声,紧跟着,为首一个老者,带着几个天启的走了进来。

看到蒋烨在门口,为首的老者恭恭敬敬的问道:“请问,傅文熙傅公子是在这里吗?”

不管如何,蒋烨忙着答应着,说道:“正是,我老师金老先生和傅公子都在此地,您是哪位?”

“天启何成藏求见傅公子,还请贵介通报一声,在下带来吾主青君大人的拜帖。”何成藏恭恭敬敬的说道。

蒋烨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,何成藏?听闻是端木青君的管家。

现在,人家带着端木青君的拜帖过来……

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概念,所以,他忙着请人进去。

金锦褶早些年曾经见过一次何成藏,见他过来,站起来笑道:“何先生,怎么有空过来走走?”

青木忙着躬身行礼。

傅文熙不认识他,轻轻的扯了一下子霍桦的衣袖,低声问道:“这老头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