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白波金酿(1 / 2)

“渚山,怎么回事?”

“沙炸!主人。这是沙炸!以后不可动气,你一生气,就会出现沙炸!你现在有太行山灵的千年修为,又同时拥有我渚山之力。激怒攻心,就会出现沙炸!”渚山说道。

“原来是这样!”云雷明白了,不过沙炸之后,情绪反而稳定了下来,脑子也清晰了许多。“看来这沙炸,对被人的确会造成伤害,但是炸完之后,有点爽意!”

“主人,这沙炸对木属性的东西,有翻倍的伤害。”渚山说道。

“嗯,明白。”云雷的心思想在是在想如何去太子府救出曲萦蝶。“难免一场大战,把她的琴也带去。”云雷把火雷琴包了。

丛台宫太子府,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,太子刘丹和太子妃楚月,已经收到淖姬的消息,说是太子大病初愈,昨日在丛台大殿给新相国洗尘,今日才给太子庆贺。请内史府大小姐来给太子奏琴,又请来两个郡主同来太子府赏琴。

太子刘丹为人豪爽,楚月也是对淖姬拿出药方给太子治病,不知道怎么感谢淖姬,既然淖姬提出来,他们自然觉得也是好事一桩,便没有拒绝。

“太子殿下,曲内史已送来曲小姐和一个叫静秋的丫环,在门外等着了。”太子府总管田坎说道。

“有请,有请。”赵太子高兴。

这花红假扮的“小姐”,和静秋二人抱琴而入。

静秋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,但是让花红来,而不让小姐来,肯定其中不是什么好事儿。她多了一个心眼,除了弹弹琴外,任何东西不进口,这样就不会被人下毒。她常听其他内史府丫环讲,这宫中之人,极其无聊爱淫,经常给宫女们下药然后做出不可告人的事儿来。她与“小姐”坐定,悄悄地对花红说:“花红姐姐,小心了,这一定是个什么局,老爷叫咱们来而没有叫上小姐,一定是要保护小姐,咱们不能露出马脚。”

“放心吧,静秋妹妹。小姐对咱们都好,就算是丢了性命,能救小姐,也算值得。”曲萦蝶常常给钱与花红,知道她有个生病老娘,花红也是很记住这些恩情的。

二人坐定,便开始转轴调弦,慢慢弹了起来,静秋也不知道这不是逞强的时候,怕花红琴艺不熟,露出马脚,反而是花红弹什么自己就跟着和个弦,使得琴声抑扬有次

楚月多了一个心眼。见这小姐手脚粗大,在想这姑娘弹琴手比一般人粗大也是合情合理的,不过楚月又看看静秋,怎么这丫头的手也是弹琴,为何不像小姐这般?中年女人的直觉告诉太子妃楚月自己,这中间一定有问题。

她拉着刘横说道:“横儿,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?”

“月娘,孩儿没看见哪儿不对劲。”看来刘横也没有认出这个曲萦蝶也是假的。

“看来是我多虑了吗?”楚月说道。

刘横见太子妃心神不定的,便说道:“月娘,要不我去叫地同戍卫营的兄弟门来太子府以备不时之需?”

楚月也觉得这样也好,刘横便下去找到隆渊隆恬二兄弟。

“二位兄弟,速去地同营前来太子府候命。”刘横说道。

“是,横将军!”二人从刘横手中接过兵符,匆匆离去。

“淖姬驾到!瑶召郡主驾到!终吉郡主驾到!”随着太子府总管田坎的一声高呼,淖姬带着两位郡主来到厅堂之上。

“参见太子、太子妃!”几人礼毕。

太子、太子妃回礼后引她们三人坐在另一边,和静秋她们刚好相对。

“太子妃,今日难得大家相聚赏琴,太子有没有好酒招待于你的妹妹们啊?”

“有,有,有。哈哈,我这太子府中,不过都是些平常不过的酒水。大家可以将就喝。”刘丹说道。

“我说哥哥,我们两个妹妹来,你也不备点好酒啊。”这瑶召郡主先喝了一口,吐了出来,“你堂堂太子府平日里就喝这个啊。”

“你看你这厅堂之上,也算是香烟缭绕,琴声悠扬;堂外白雪皑皑,梅花点点。你这酒太素,不应景啊,太子哥哥!”终吉郡主也跟着说道。

“啊……这.......”太子正在发愁。

“田国相送来长安美酒‘白波金酿’十二坛,祝太子月月康健。”这时门外又响起总管田坎的呼声。

“哈哈哈哈,你看,你看。这些不用为难了。”淖姬说道,“这‘白波金酿’算是我大汉最好的美酒了。两位郡主,现在满意了吧?”

送酒的却是内史府的杨贵,被刘横认从来了。但是也觉得当差的,别人叫干什么就干什么,刘横也没有去为难他。

这太子多问了一句:“送酒的,你们国相为何不来一起同乐啊?”

“禀太子殿下,国相新到,公务繁忙,此时正挑灯读着公文,抽不开身。若是殿下问起来,他就叫小的这样回答。”杨贵说道。

“好,有赏!”太子说道。